《汤家村》 http://www.tangjiacun.com

 
广西柳州世界汤氏宗亲恳亲大会侧记

.汤锦程 . 2006-10-25 21:57:15 


    10月8日是我51岁生日,傍晚电话铃响了,《汤氏会社》网站站长汤远峰宗亲代表广西广西汤氏宗亲会再次来电话邀请我参加即将在柳州召开的“世界汤氏恳亲大会”,这已经是他第四次来电话邀请了。近年来,我因身体不适,我很少接受邀请,所以每次都婉言谢绝了邀请。但这次远峰宗亲给我下最后通牒道:“广西汤氏宗亲会邀请你为特邀嘉宾,并已经为你预订了房间,请不要再推辞了。”远峰丝毫不给我商量的余地,催促我启程。于是,我赶紧安排儿子的生活,并向学会秘书处交代工作。11日,我订购了13日k7次火车票,准备启程。
    10月13日18点30分,中国文联出版社通知印刷厂为我送来20册《中华汤姓源流》,作为向大会奉献的礼物。20点,我乘车去北京西客站,这座宏伟的建筑是我的邻居杨慈信先生设计建造的,其吞吐量居全国之首,但仍不能满足首都的发展需要。司机告诉我站内小红帽可以义务为我服务,但小红帽却向我要钱才肯为我搬运图书,我可不能配合这种玷污义务称号的行为。于是,我买了一辆小推车,自己将书运进车站。21点10分,k7次火车发车,窗外开始下起蒙蒙细雨,像是在为我送行。由于,长期写作养成的生活规律,使我不能提前入睡,所以每站都要下车去吸吸新鲜空气,一直煎熬到次日6点才昏昏入睡。
    10月14日晨10点起床,火车已开到湖北孝感,我刚打开手机,短信随之而来,欢迎移动用户到湖北旅游观光,看来移动手机可以暴露自己所处的位置。这时,原深圳宝安区书画院院长林月明女士打来电话,她特意到北京来看我,却与我失之交臂。因修路,火车在湖南境内总是停车,误点长达近2个小时。因明天将有很多事情要做,20点就上铺睡觉,养精蓄锐。
    10月15日晨3点35分,远峰宗亲来电话咨询我为什么没有正点到达?我起床去找服务员方知5点才能到达柳州。5点火车进站,组委会秘书长汤贵洪和汤远峰到火车上来接我,贵洪开车将我们送到“京都宾馆”,这里是大会的主会场,我和远峰被安置在706房间,我顾不上旅途劳累,就和贵洪、远峰热烈的讨论起来。原定给我佩戴特邀嘉宾胸花;贵洪解释说:“考虑到汤氏平等原则就不给我戴了。”我也不想搞特殊化,因而欣然接受。
    7点,我们去二楼餐厅用早餐,各地汤氏宗亲相互介绍,来宾中有很多是《汤家村》网站上交流过的汤氏宗亲,所以大家彼此了解、谈兴甚浓。9点,集体乘车去广西工学院大礼堂参加开幕式,会场外搭起了红色气球门,各宗亲代表团送来的花篮分列两边,从台阶上铺下来的红地毯,一直伸延至气球门前。广西桂中电视台一级播音员汤俊玲主持大会,她邀请我到主席台前排就座,坐在我身旁的大会组委会主任汤漾向我介绍道:“原定请歌唱家汤灿来演出;虽然,汤灿本人不要出场费,但她的私人乐队的差旅费组委会付不起,所以放弃了邀请。”我已知道汤远峰联系了歌唱家汤灿和汤潮,但此次都没有邀请,让远峰不知如何向汤灿和汤潮解释。我惋惜道:“组委会应该请她(他)们来,可以让柳州演出公司来承办演出,这样不但可以解决乐队的费用,也可以解决会务经费问题,同时提高我们大会的档次。”桂林来的汤齐宗处长也有此共识;他说:“只要汤灿能来演出,我就可以包2000张票。”
    10点,大会开幕式正式召开,先放欢迎礼炮,彩条飞舞,气氛热烈。海内外宗亲代表团代表依次发言,最后邀请我作“汤氏源流”介绍;但我还是改作了对汤氏发展的期望报告。会后,汤漾让我将赠送给广西汤氏宗亲会的《中华汤姓源流》一书,先转赠给广西柳州军分区汤放明司令员。中午,全体乘车返回“京都宾馆”二楼用餐,组委会汤勇、汤贵洪邀请我去前排主桌用餐,我认为大家既然平等,就不应该分主次,所以婉言谢绝。宴会之中,广西贺州汤氏宗亲会副会长汤中定向我赠送一本《贺州汤姓宗谱》;重庆市巴南区汤万清将《巴南区汤氏宗谱》送来让我核对;广东五华县汤氏宗亲会送我一册《五华汤氏源流》和三盘祭祀关公的光盘;广西平南宗亲汤宗泽、汤木光叔侄则热情为我安排回程的接待工作。看着宗亲们的热情洋溢的笑脸和发自内心的赞扬、支持,我感到我多年来的默默耕耘,终于得到家族的认可。饭后,原云霄县妇联主任汤乔凤女士来看我,她是福建漳州大学汤漳平教授的姐姐,我和漳平教授书信往来已有三年,本想能在大会上相见,但因漳平教授去新加坡参加会议而未能如愿。
    15点,各地宗亲代表团代表乘车再次回到广西工学院建筑系会议室开会讨论成立“世界汤氏联谊会”,我建议首先成立筹备委员会,领导班子要年轻化,这样有利于开展工作;因此,汤远峰、汤万清、汤之鸿、汤大雄等一批年轻人被选为筹备委员会常委,我当场向世界汤氏联谊会筹备委员会捐赠10册《中华汤姓源流》(价值1380元)。第二:汤新庆主张要申办“世界汤氏宗亲网站”,我建议将汤远峰创办的《汤氏会社》网站改为世界汤氏宗亲联谊会网站,即可节省办网经费,又可拥有现成的60万点击率。第三:我建议两年召开一次恳亲大会,这样可以总结经验,组织完善,成功率高,我的三个建议都经大会讨论通过;会后,大家合影留念。
    18点,全体返回京都宾馆,汤远峰花了150元从福建长汀人汤振章处买了一部非卖品《中山堂汤氏族谱》,我一看,肺都气炸了。这是2002年,我委托河南汤氏宗亲会赠送给台山世界汤氏恳亲大会的《汤姓源流•河南卷》,汤振章将《汤姓源流•河南卷》增加了宁化汤氏族谱内容(全书268页,从104页到160为宁化族谱),而后,汤振章在编者按中说“这部书是其花了数十年心血撰写而成。”而且,其还以登全家照为名,用此书募捐了34480元,现在又将这部盗版书、非卖品拿到大会上卖钱。汤振章拿我赠送的书卖钱,这分明是欺骗宗亲。19点,集体去二楼用餐,我将捐赠的10册《中华汤姓源流》交给汤新庆,当即被汤氏宗亲一哄买走,汤远峰将1242元款全数交给汤新庆(另一册被《敦睦侨刊》保留),作为我对世界汤氏宗亲联谊会筹备委员会的一点奉献。我将汤振章的剽窃行为告诉大会组委会汤漾、汤新庆,希望他们主持公道,让汤振章给我一个说法,不要弄得汤氏宗亲对簿公堂。20点,全体去广西工学院大礼堂看柳州剧团演出,我留在宾馆为汤氏宗亲族谱解惑,一直工作了一整夜。
    10月16日晨7点,我们去二楼餐厅早餐;9点全体出发去柳城县东泉镇螺田汤家村祭祀。汤勇负责指挥调度车辆,他对我说:“为了迎接各地宗亲的到来,他一早就去找当地部队请求援助,部队派了两个连的战士将汤家村打扫得干干净净。”柳城县汤文彬父子请我乘坐他们的轿车前往,汤文彬是抗美援朝的老战士,我军第一批坦克学校毕业生,任职于装甲第7师。转业后,定居在柳城县。车队出发了,前面有两辆警车开道,后面是一排轿车,再后面是一排豪华大轿车;车队开进东泉镇公路,两辆警车分别将两头路口封锁住。途经两个汤家村,汤氏村民在村口建起彩门,舞着狮子,敲锣打鼓放鞭炮,还送上一包包的蜜桔(从江西抚州南丰县移植的),使我们感受到亲情和激情。当车队进入螺田汤家村时,气氛非常热烈,广西平南汤氏宗亲会20余位汤氏舞狮能手连夜开车赶来和螺田汤氏舞狮队边舞边跳将我们引向村内;其后是从当地小学校请来的西乐队。
    进村后,我离开行进的队伍,在汤文彬等宗亲的陪同下开始访贫问苦。我们走进村中一间老屋,这里居住着一位汤氏残疾老人,屋子残破不堪,四处通风漏雨,非常令人心酸。汤家村并不发达,但全村人为了欢迎宗亲代表团的到来,每人都捐出了四、五元钱,可以说是掏出了他们的心,非常令人感动。我多么希望,那些来自海外的宗亲们能够亲自到这间老屋里来看看自己的宗亲长辈是多么希望他们伸出援助之手。但是,大家都沉浸在欢乐的气氛之中,怎么会想到在欢乐的背后却有着这样的沉重苦难。虽然,我们的安慰很无助,但毕竟是我们的一点心意。接下来是考古调研,我们一行先去考察坐落在村后的“铭盘第”,这是一座清代门楼,院内是整齐划一的二层清代古建筑,有排水系统和石街;汤氏宗祠在院子中央,为“铭盘第”所改,大祠内有泄水池,祠内收藏有出嫁的妆奁盒、出殡的抬杠、脚踏抽水车、木梨等,但祖宗牌位和匾额已经搬到新祠去了。汤家村的清代建筑采用的是土坯砖混建筑材料,因此呈泥黄色,这种材料一直沿用至今,成为当地建筑的特色。通过考察,初步认定这是一座具有客家人聚族而居特点的围院;虽然,它不是客家人的乌堡、围屋,但它在院内所形成的排屋并没有分化成私家独院,这就是客家人团居的特点。
    祭祀大会主会场设在新祠,这是1947年仿造老祠而建的新祠,因此原汁原味。祠前的广场,是汤家村祭祖、团拜、聚餐的地方,现在已经坐满了人。大会主席台设在祠前的高台上,主持人汤俊玲邀请我上主席台就座;汤贵洪又跑来邀我上台就座,但我愿意和大家在下面就座,所以婉言谢绝。会后,我在汤文彬、汤贵洪的陪同下去参观大伙房,只见用苫布拉成的一个巨大围栏中,汤村几十位男女中青年自愿前来帮厨,十几口大柴锅排列成折角形,非常壮观。男人们在灶前工作,妇女们则将出锅的炒菜分成盘,叠放得如同小山。几个小伙子抬来一只烤乳猪,诱人的芳香,令人垂涎三尺。现在柳城县已有租赁公司,聚餐所需的餐具都可以从租赁公司租赁到,所以干净卫生。我立即找来汤远峰为大家拍照,留下这张具有纪念意义的照片。大伙房旁边是几棵大樟树,最大的樟树五、六个人也抱不过来,树下坐着老人和孩子,这种天伦之乐的享受令人羡慕。汤勇来找我,他将我介绍给柳城县副县长李莉女士和东泉镇委书记刘光贤先生,我建议他们保护汤家村清代建筑和大樟树,将来可以作为旅游开发景点。刘书记说:“全镇的大樟树有200余棵,有的比汤家村的还大。”我想,要在北京,这些樟树要被贴上号码,被收入名册保护起来。代表团被安排在汤氏新祠内用餐,我和远峰选在大樟树下和村里的宗亲们聚餐,顺便和大家唠唠家常,了解一些宗族的情况。我喜欢吃今日餐桌上的利浦芋头、利浦芋头夹肉、烤乳猪、荷叶排骨饭、炒河粉等,很有当地特色,我建议汤氏宗亲走出去开饭馆。
    15点,代表团车队离开汤家村;16点返回京都宾馆。各地宗亲代表又去参加会议,我留在宾馆抄写资料,所以没有参加。19点到二楼参加闭幕晚宴,我找到汤振章问道:“你的《中山堂汤氏宗谱》我看了,是抄袭我的《汤姓源流•河南卷》。”他说:“我是引用了你的资料。”我见他没有任何道歉和说法,就去找汤漾,要在会上讲一下知识产权的问题,以免闹得宗亲之间没有面子。我说:“让人气愤的是,他用我送的书,冒名骗了汤氏34480元赞助费,现在又以非卖品在大会上骗我们宗亲的钱,还在编后语中说是他数十年来的研究成果。”汤漾恳请我说:“我也是文人,最恨的就是剽窃者,要是我,我也不干。但今天是大喜的日子,还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会后再说。”看在汤漾的面子上,也为了顾全大局,我放弃当场揭穿汤振章的诉求。汤漾在大会上不点名的指责汤振章,未经组委会同意在私下兜售族谱。饭后,福建福州宗亲集体来向我告别,他们表示愿意为出版我的著作提供帮助,很令人感动。汤齐宗赠送我一册他父亲汤有雁的遗著《杏坛百年》;为此,我才知道汤练宗、汤齐宗是亲兄弟,他们二人是著名教育家汤有雁的儿子。汤木光和夫人来向我告别,他已经给我订好了车票,但汤贵洪已经将火车票给我送来,所以婉谢了他的好意。浙江汤之鸿和海南汤大雄来看我,汤大雄把他家的族谱复印本赠送给我。汤之鸿是代表浙江东阳市政府副市长来申办下届汤氏世界恳亲大会的,汤氏宗亲大会能得到政府的支持,这是一件大好事,因此得到广大宗亲的支持。重庆汤万清来告辞,他明天要开车回重庆,所以要提前休息。
    23点,我和远峰去逛街,街道上很冷清,不像广东夜市那么热闹。24点30分回到宾馆,汤漾、汤勇夫妇、汤贵洪等来看我,大家聊到次日4点。汤漾说:这次印了1000册《中山汤氏瓜瓞族谱》上、下卷,只卖出了20余套(288元/套),还被偷了两套。香港汤氏宗亲原定赞助大会6万元,但又突然不给了,所以给广西宗亲会背上巨大的财务包袱。为了筹备好此次大会,汤漾、汤勇、汤贵洪等广西宗亲会主办人员两年没有工作,大家为了今天这个大会付出了太多太多的心血,并背上沉重的经济包袱。我建议在《汤氏会社》、《汤家村》、《汤晨文化城》网站上广做宣传,将《中山汤氏瓜瓞族谱》推广出去,以此挽回经济损失。大家聊得投机,难舍难分,一直到凌晨4点才恋恋不舍的回屋睡觉。
    10月17日晨7点,宗亲会已经结束,但广西宗亲会还是为我们准备了早餐;汤之鸿给我送来一盘《汤氏宗亲恳亲大会》光盘;广西宗亲会送了我一套《中山汤氏瓜瓞族谱》。11点30分,汤贵洪请我去二楼包厢用餐,汤漾、汤勇率领广西宗亲会组委会全体同仁为我设宴饯行,令我非常感动;并使我真正体会到“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的古训。这时,汤勇送来一份今日的《南国今报》,第十版刊登了记者王缉宁的“百年寻根归故里,四百同胞会柳城”文章,因作者误认为柳城东泉汤家村是汤氏的祖根,汤漾、汤勇怕汤氏宗亲看到会误解这是广西汤氏宗亲会发的消息,于是又开始给宗亲和报社打电话解释,忙得不可开交。因我是12点46分的火车,所以12点10分我恋恋不舍的告别广西汤氏宗亲,汤贵洪送我和汤远峰去火车站。远峰没有火车票,汤贵洪将他直接送上火车,补了一张卧铺;而后,贵洪又跑到月台上送我上火车。贵洪为了这次大会失业两年,但通过这次世界性的大会锻炼,我相信他将更加成熟、干练,前途远大。因为几天来的疲劳,我一上车就睡着了;在广西汤氏宗亲的安排下,餐车服务员每餐准时给我送来饭菜,汤氏宗亲的无微不至的关怀令我终身难忘。10月17日13点50分,火车开进北京西客站,我刚踏进家门,汤木光就来电话问候平安!远峰也发来短信问平安。这就是亲情!这就是怀念!


                                                汤锦程
                                    2006年 10月18日草于北京清寒斋




----------- 相 关 内 容 ------------

 


《汤家村》

E-mail:tanghome@163.com